位置:首页 >热搜内容

郭建德致中共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的一封信

湖南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雇黑恶暴力强拆致人伤残后续问题不解决

尊敬的许达哲书记:

        您好。我叫郭建德,家住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太阳村。2017年8月18日荷塘区金山办事处雇黑社会人员强拆我家农家乐房屋,非法拘禁我们一家人,殴打我和妻子,把我儿子郭佳俊打伤致残,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孩子的病至今没有治愈,落下终身残疾。后续治疗费用和护理费用以及一家人的生活问题,荷塘区和金山办事处只是口头答应解决,总是一直拖着没有结果。答应我的房屋拆迁补偿费,至今也没有兑现。今天去信求助,希望你在百忙中,过问此事,督促解决。我们一家人不胜感激。

 

 

事情经过

        2017年8月18日对于我家来说就是黑色的一天。上午8:30分,一支由公安、城管、政府工作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约200余人组成的违法强拆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太阳村雷塘组我的家(此时郭建德及妻子漆美炎被该办事处非法软禁在办公楼征地拆迁指挥部),在丧失人性与道德之下,一栋五层楼另加附设楼为六层的占地面积239.12㎡,总面积为1195.6㎡的房屋夷为平地,一片狼藉。更令人罄竹难书的是,房屋遭暴力强拆后,未作分文补偿!”

        在强拆的过程中,家里所有家什(除少量衣服和简陋家具拿出来之外,其他大件家具、电器、金银首饰、还有现金20余万均不知去向)都未拿出来!

        我们家自建经营的“乡土风情农家乐”占地面积为167.94㎡、为了给食客提供一个舒适环境和方便,仅建钢架屋就耗资了40余万。强拆后,补偿费只字未提。

        “我儿媳妇在强拆房屋前一天晚上23点分娩婴儿,儿子(郭佳俊)在医院照料。次日早上8点--8:30分,儿子联系我和我爱人不上,回家拿婴儿的衣服及他自己的换洗衣服。离快到家30--40米左右,刚下‘的士’,其中就有人说,郭建德的崽回家了!蓦然间,二三十人一拥而上,将我儿子团团围住,惨无人道的用灭火器直喷我儿子双眼,接下来就是一顿暴打,致左脚大腿骨全部断裂。经司法鉴定为轻伤(附:鉴定书)!”

        此恶性侵权发生后,我据实向株洲市信访局和市委市政府领导反映情况,然而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我的儿子被打残之后,才住了几天院,办事处就催赶紧出院!医生告诉我,“你儿子必须每月要来复查一次,否则后果难料”!在我们强烈要求之下,住院治疗延续了两个多月。至目前为止,我儿子的身体恢复状况不予乐观,因气候变化时疼痛难忍,大汗淋漓!

        在非法拘禁时,由于怼怒产生了情绪,竟四肢被捆,嘴巴被胶带严实。

        

政府骗签息访承诺却不兑现

    “房屋被强拆后,生活无着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石治国曾多次对我进行威胁恐吓:‘如果你不签《息访息诉协议书》,那你房屋补偿费就不会给你,否则你将要承担强拆费用,还要倒出资给政府’!迫于公权力的无奈,只好违心签下了这份所谓的霸王《息访息诉协议书》”。

        当时政府工作人员与他谈息诉罢访时,承诺给他拆迁的房屋赔偿515万多,他们把5156915元写在郭建德房屋拆迁赔偿登记表上,我让工作人员给我一份,工作人员说,政府说话算数,还能骗你不成,我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由于坐在对面,离得比较远,没有拍全,但可以清楚的看到5156915和下面的大写。

        我签完息诉罢访以后,就没有人理我的事了,以前和我谈话的政府工作人员也躲着不见了,我找政府,没有人管我的事了。无奈之下,我重新开始上访,政府人员还威胁说,已经签息诉罢访了,就不能上访了,再上访就是违法。当时签息诉罢访时政府和我谈判,答应解决我的问题,给予我房屋赔偿500多万,可是息诉罢访签完之后,一分钱也没有拿到,难道政府也可以这样骗人?


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我儿子经司法鉴定为轻伤后,要求公安机关抓捕凶手,但至今仍是延宕拖拉,置若罔闻!《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明确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中央三令五申不准暴力强拆,然而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置党中央国务院政令于不顾,违法强拆,暴力伤人。

        知情人告诉记者,该项目属于土地储备,但实质上是利益链在驱动。暴力强征的粮田、山林基本上变成了荒芜之地;建筑工地需要腾地泥土外运,本埠的“内部人员”就会揽此项目,然而有需要收购泥土的,又从此地运出,行成了恶性循环,利益交错,中饱私囊。

        雷塘组的集体山林地被村干部于2012年2月期间,私下卖出了七八亩,我们不断的维权举报,但未曾处理涉嫌违法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土地属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买卖土地,但同时规定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

        “2015年7月,金山街道办事处在无任何审批手续之下强占我们雷塘组承包的责任粮田建办公楼时,还暴戾恣睢打伤了四个村民,村民却敢怒不敢言。真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此恶性事件发生后,我据实向各级信访机构,党政机关,纪委监察多次致书控告!然而,对乱作为、反作为的官员问责仍未启动;对凶手也未立案抓捕。

     

政府蒙面抓人

        金山街道办事处原党工委书记肖昊昕与太阳村村主任游亮雇佣地方黑恶势力强征,强拆,暴力伤人。

        2017年8月18日上午九点许,由荷塘区金山办事处组织的一支上百号人的违法强拆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我家(此时郭建德、漆美炎夫妻俩被非法拘禁在该办事处)。当天早上七点钟,我在本市中南无线电厂菜市场买菜,忽然间五六个蒙面人一拥而上将我团团围住,不由分说把我强行抬进一辆面包车,车直接开进了办事处,将我关押在二楼,征地拆迁指挥部。由于气愤的原因,我只说了一句,你们凭什么非法拘禁我!随即并遭到了非人性的待遇,用胶带将我的嘴巴封住,五六个人对我大打出手,致使面部、双眼、全身多处伤痕累累!直至将我非法关押到下午五点多才放出来。回到家,房屋已是残垣断壁,成了一片废墟。

        当日早上八点许,我妻子正在打扫卫生,突然冲进来二十几个人,其中一个强行将我两岁半的孙子抱起就往外跑。待我妻子愣过神来,四个彪形大汉将我妻子架到了办事处。一路上全然不顾男女授受不亲,这不仅是对人格的侮辱,更是对法律的亵渎!”

        我妻子在办事处被非法拘禁到下午五点才出来,回到家看到房子被夷为平地,一片狼藉,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家里的现金及金银首饰也“不翼而飞。”涉嫌恶意抢劫!

        我母亲家房屋是合法建筑。是获得了当时红旗立交桥拆迁重新安置户指标的,经规划、国土审批认证。但区、街道办事处违背事实真相,昧天谩地,竟谄言訾议硬说是违章建筑。在暴力强拆之前,从未与我交谈过。面对‘飞来横祸’,给我母亲这个孱弱者在精神上带来了沉重打击与创伤!房屋被这些灭绝人性的执政者暴力强拆后,未拿到半文补偿费。在伤心欲绝之余,我母亲已是多次病卧不起,气急攻心!

呼吁政府解决问题

        自从2017年8月18日我的农家乐被暴力强拆之后,一家人就再也没有乐过,而是踏上了漫漫地上访控告维权之路,这是一条坎坷的道路,经常遭遇暴力威胁和政府截访打压欺骗,有好几次都是坐在火车上就被地方政府的截访人员截回,还有一次是出站时被截访人员带走。

        (一)2017年8月18日,在无任何相关程序:无公告、无听证会、无房屋丈量、无房屋补偿分类明细表、无安置计划的情况下,非法组织了一支人数多达200余人的暴力强拆队伍,在丧失人性与道德之下,将我母亲邓遂凡家的一栋五层楼另加附设楼为六层的占地面积239.12㎡,总面积为1195.6㎡的房屋夷为平地,一片狼藉。

        我已扩建为“乡土风情农家乐”的一栋平房,占地面积167.94㎡,为了给顾客提供舒适环境和方便,仅建钢架屋就耗资了40余万元。暴力强拆后,补偿费只字未提。

        (二)我儿子(郭佳俊)的爱人于2017年8月17日23时在株洲市中心医院分娩,于次日早上8点到8点30分与父母(指控告人夫妻)曾无数次电话联系未果之下(联系不上的原因是被办事处非法拘禁)并回家拿婴儿的衣服及自己的换洗衣服。当离家只有30到40米之间的距离时,被二三十人团团围住,并用灭火器喷射双眼,此惨无人道悚詟惊魂!接着是一顿毒打,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

        自儿子遭殴打致残后,为讨个说法一直处在维权的路上。已向各级信访机构、党政机关、纪检监察部门致书已高达200多封控告信了,然而犯罪嫌疑人依然逍遥法外。

        我希望许达哲书记亲自过问督促解决我反映的问题,不要一拖再拖了,老百姓实在是拖不起,儿子被致残后,生活不能自理,后续治疗和护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希望政府领导能替老百姓考虑,不要在全中国都胜利脱贫时刻让我家因为政府的恶行而返贫。我母亲的房屋和我的房屋赔偿问题,家中财物损失问题,儿子后续治疗赔偿问题,我希望政府能够尽快解决。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也希望许书记关注过问。


        此致

敬礼

 

        郭建德

        电话:13574257503

        2021年8月30日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上一篇:1940年以来首次在科罗拉多发现灰狼幼崽

下一篇:没有了